书书屋小说 > 精品小说 > 天云孽海 > 天云孽海(1.29)
    ◆第二十九章:救援“邪道修士也来插一脚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袁鸿剑眉微挑,如今战火四起,却没有波及到他们天华剑宗,可以看得出来邪道修士这一次的雪夜突袭,着重照顾的目标并非是他们这几个顶尖宗门,而是那些根基并不那么深厚的宗门。

    孟长风冷笑道:“当真是没胆气的蛇鼠之辈,只知道欺软怕硬。”

    客卿王观剑目光深邃,似乎将极远处的战况都看得一清二楚,轻声道:“此番来的邪道宗门该有两个,其中一个是距离灵州不远的黄泉宗,另外一个似乎是妙音魔教。”

    袁鸿目光微微一闪,道:“南疆的那个魔教?”

    说罢他仔细一瞧,却见那些邪道修士之中确实混着一些身着彩色服饰的人,不似中原修士,说道:“看来真是那个妙音魔教的人。”

    黄泉宗与妙音神教在邪道里都算是有头有脸的宗派,其地位与五大宗门在正道中的地位颇为相似。

    黄泉宗的修士所修之功法极为残忍,传闻需以幼婴作为活祭开启修行之途,之后每次进境突破,更是依托在尸山血海之上。

    以此功法所炼化之真元,极为歹毒,寻常修士不敢轻易撄其锋芒,轻则毒噬皮肉,重则伤及根骨。

    至于妙音魔教,儘管功法上并没有如黄泉宗听得这般让人毛骨悚然,不过也并非什么善类,宗内弟子多为乖僻邪谬之辈,更有一些人以施虐淫乐为趣,落在他们手中便是生不如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袁鸿听着四周震天的杀声,冷静说道:“孟师叔、王客卿,黄泉宗与妙音魔教一个在西北一个在南疆,相隔山海,如今一齐出现在这断风山中,怕是奔着我宗的神剑而来。只不过神剑尚未现出踪迹,他们便已经迫不及待出手,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蹊跷。”

    孟长风沉吟片刻,道:“不论这些妖人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,咱们都应该先去救援同道,只不过我们也得留个心眼儿,看看这些邪魔外道意欲何为。”※※※“郡主娘娘,断风山中多处有邪道修士现身,此次突袭十分迅勐,而且目的明确,下手的目标都是实力稍显薄弱的宗门。”

    天策府修士恭敬道。

    凌楚妃凤眸微闪,问道:“南北两剑宗呢?都有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回郡主娘娘的话,罗浮剑派今日一早便进入了断风山中,但他们一直按兵不动,如今也只是冷眼旁观。至于天华剑宗……根据探子回报,他们应该是已经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凌楚妃点了点头,罗浮剑派并非中原修士,且性子孤傲,而北羌与景国又长期敌对,此时他们虽然不会落井下石,可要让他们出手帮忙却也是不可能的事。天华剑宗颇有侠义之风,如今选择出手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天华剑宗已经出手,那她便不好继续按兵不动了,否则事后传出去,难免落人口实。

    凌楚妃望了无忧宫的少宫主一眼,道:“柯师兄,咱们带上一些人,去帮衬同道一把。”

    柯见云微微点头,道:“但凭师妹吩咐。”

    邪道中人这一次来势汹汹,不过正好也激起了他的兴趣。

    凌楚妃在蜇龙谷一战惊豔天下,可惜他当时并没有在蜇龙谷,没有见识到凌楚妃的英姿,如今正好藉着这次机会,目睹凌楚妃的绝世芳华。

    “郡主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天策府修士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凌楚妃摇了摇头,对身边的天策府修士说道:“你们就在这里,暂且不要出手,做好随时接应的准备即可,顺道看看那些邪魔外道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……也不必担心我的安危,我自有分寸,更何况等闲修士不可能对我造成什么威胁。”

    天策府修士闻言,只好颔首道:“遵命!”※※※此番正道儘管来了五六百人,可真正的高手来得并不算多,正道的高手大都在无忧宫与天华剑宗这两大宗门当中。

    反观此次雪夜突袭的邪道修士,虽然只是来了两百馀人,却着实是出了不少高手,虽说神念境修士的人数比不得正道,可作为中流砥柱的通玄境修士却是具备了十足的优势,足足有五十人之多。

    被偷袭的当口,一众正道修士的心神都在那尚未现身的吴泽旭上面,各派弟子都分散在山里,猝不及防之下,在人数上佔据着巨大优势的正道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烟雨阁的营地一片混战,烟雨阁仓促应对敌袭,一时也狼狈得很。

    已经杀得两眼通红的何志寸步不离的守在自家小姐的身畔,黄彩婷作为江南隋珠,决计不能栽在这里,如若不然,他何志万死莫辞。

    儘管山中有着数百正道,可由于各门各派已经在断风山里搜寻了一段时间,方向各不相同,如今过去了快一炷香的功夫,仍旧没等到前来援助的同道。

    何志微微眯眼,冒着重伤的危险勐然杀了一记回马枪,将袭来的两个邪道修士斩杀,忍不住骂道:“这帮狗崽子,当真欺人太甚!”黄彩婷望着他胸前触目惊心的伤口,不由动容:“何叔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何志摆了摆手,喘息着说道:“只是一些皮肉伤罢了,小姐不必挂怀。您只管保护好自己,这才是最要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黄彩婷微微点头,深吸了一口气,望向四周。

    烟雨阁的长老正与黄泉宗的通玄境修士交手,一时半会儿还分不出胜负,而其他正在鏖战的同门修士,则已经表现出了颓势。

    这么拖下去,他们烟雨阁只怕是凶多吉少,黄彩婷只恨自己仅有凝元境下品的修为,帮不上宗门多少忙。

    心念百转间,黄彩婷俏脸微微一变,“何叔,小心!”

    何志也感觉到了不对劲,听到黄彩婷的提醒,心头一惊,下意识偏过身子。

    嗖的一声,一道利箭破空而过,正巧从他的面庞上擦过,带出一道鲜豔的血花。

    何志目光微微一凝,后怕不已,倘若没有黄彩婷的提醒,只怕方纔那一箭已经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他阴沉的望向林子深处现出的几道身影,眼下烟雨阁已经疲于应对,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别的邪道修士也来此增援。

    黄彩婷的黛眉也紧紧的蹙了起来,眸子中流露出几分难掩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里是江南道烟雨阁的地盘,看来我真是来对地方了。听说烟雨阁阁主有一个得意弟子,出落得国色天香,被称作江南隋珠,没想到正巧遇上了,我想这就是缘分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,阴影中缓缓走出三个人影。

    方才说话的正是其中修为最高者,面相淫邪,足有凝元境上品的修为。

    至于馀下两人,大致也有凝元境中品的修为。

    莫说黄彩婷与何志都已经是强弩之末,便是全盛之时,面对这样的对手,都要觉得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是最让黄彩婷感到绝望的原因。

    从这三人流露出来的气息上,黄彩婷已经几乎猜出了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妙音魔教。

    倘若一定要做出选择的话,黄彩婷甯愿自己栽在黄泉宗的手上,也不愿落在妙音魔教这些病态妖人的手里。毕竟,若是碰上黄泉宗那些人,她最多就是死得难看一些,而眼下碰上了妙音魔教,倘若不能成功逃脱,恐怕要落下个生不如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庞京舔着嘴唇望着远处那身姿绰约的妙人儿,一身华裳之上染着的鲜血非但没有将她的美丽遮掩,反而更突显出她的惊豔动人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玩弄过的女人数不胜数,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徐州掳来的那个富商千金了,曾经能说会道的粉嫩小嘴如今变成了给他吹箫的工具,刚开始百般不愿,只是碰一下就会引起激烈的反应,可最后还不是成了一心想要交媾合欢的下贱母狗。

    那种前后鲜明的对比让他至今难忘,不知道这位烟雨阁的大小姐调教起来,又该是怎样的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虽说此行还有别的目的,不过要能抓到她,他还是不介意先离开断风山去享用这个大美人。

    庞京笑道:“这烟雨阁的大小姐出落得这般美豔,若是死了,未免可惜了一些。不若黄大小姐识相一点,当我的双修炉鼎,我保证放过你们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没等听到庞京这番污言秽语而羞愤不已的黄大小姐开口,便有人厉声大喝道:“妖人放肆,竟敢对我师妹这般说话!”

    一名凝元境中品的烟雨阁修士刚斩杀了与之交手的黄泉宗修士,空出手来,掠身来到黄彩婷的身畔,对庞京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这人是黄彩婷的师兄王信,一直在心底里爱慕着黄彩婷,如今听到庞京对着黄彩婷说出这般放肆的话儿,自然是恚怒非凡。

    何志脸色阴沉的扫了一眼庞京等人,他体内的真元已消耗殆尽,如今强敌在侧,他想要保护黄彩婷已是心有馀而力不足,心头不由得浮起几分悲慼。

    他面色凄然道:“小姐,他们想要伤你一根毫毛,也得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。”

    庞京饶有兴致的望着这主僕二人,他可并没有立刻将何志杀死在这里的打算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这个忠心耿耿的侍卫儘管眼睛里喷着火,可流露的疲惫却瞒不过他,他有把握将其活捉。

    倒不是庞京心慈手软,只是他很好奇,当何志眼睁睁看着自己拚死保护的大小姐被他玩弄姦淫时,脸上的表情将会有多么精彩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有的是时间调教这位江南隋珠,之后在她白皙如雪的脖颈上繫上链子,牵到江南道走上一遭……一想到这些个画面,他便兴奋到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“趁着烟雨阁还没有喘过气来,赶紧拿下他们几人。”

    庞京只说了这么一句,便身形骤然闪动,刹那之间,奔涌的真元将地上的沉雪震得飞舞起来,一道漆黑的剑光一掠而过。

    剑光迸射。何志的佩剑死死抵住庞京的黑剑,用力已尽的他手臂禁不住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庞京的嘴角露出几分笑意,他倒要看看这何志到底能够受住他几剑。

    何志这边对上了实力强劲的庞京,黄彩婷与前来援助的师兄也陷入激战之中,情势严峻无比。

    “黄大小姐,你那忠心耿耿的侍卫,怕是要撑不住了。你若是愿意求饶,兴许我们还能让庞师兄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魔教修士咧开嘴淫笑道。

    火光闪烁,将黄彩婷秀靥上的分毫变化映照得清清楚楚,她咬住红嫩的唇珠,耳边传来的一道道交击之声分外刺耳,她能够感受到何志已经到了极限,随时都可能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她的一颗心已经彻底沉到了谷底,莫非她堂堂烟雨阁的明珠,要在这里让这帮魔教妖人抓去肆意玩弄,最后还要落下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?陡然一声震响。

    何志手上一个不稳,佩剑被当即震飞开来,他喷出一口血,跪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柄黑色的长剑恰好便落在他的脖子边上。

    庞京持剑望向楚楚动人的黄彩婷,玩味道:“黄大小姐,你的诸位同道眼下都是泥菩萨过河,自身难保,你就别想着谁会来救你们了。不如主动一些,你自己过来让我收你作炉鼎,反正迟早都要让我尝过一遍,何必再搭上一条性命呢?”

    黄彩婷的剑招变得有些乱无章法,可见其内心之纠结,若非身旁还有一位师兄帮衬,怕是早就要着了这些魔教妖人的道。

    她那嫣红薄唇微微一颤,正准备开口,却陡然生变。

    一道剑光划破火光,自天上落下。

    原本有恃无恐的庞京脸色一变,致命的危机感让他浑身寒毛炸起,下意识挑起手中长剑,倾尽全力抵挡。

    铿锵!剑气飞溅,庞京猝不及防之下,连着后退了五步才止住身形,他眯起眼睛紧紧望向前方。

    雪花与烟尘的瀰漫之中,现出一个少年,衣袂飘飘,俊逸非凡,目光如剑。

    庞京感受着空气中瀰漫的锋锐剑气,目光微微一凝,“天华剑宗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他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黄彩婷先是一怔,看清楚来人之后,便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任谁来都不会令她这般震惊,可这个少年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该出现在断风山。

    天华剑宗此番前往断风山的弟子里,并没有他。

    而且更加出乎黄彩婷意料的是,几天前还只有明息境上品的陈卓竟然已经是凝元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而且看他一剑把庞京逼得如此狼狈,难不成他已经到了凝元境上品。

    这才过了多久?他怎么做到的?黄彩婷望着这个少年的背影。

    在冲天的火光之下,这个站在她身前,留给她一道背影,执剑迎向邪道的少年,显得耀眼非常。

    原本在黄彩婷看来,陈卓很不错,可因为其特殊的身份并不值得考虑,然而如今的陈卓,却已经不能用“很不错”

    三个字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落在无助的黄彩婷心里,却是拨动了她最柔软的那道心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