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书屋小说 > 精品小说 > 偏偏要做你的M > 偏偏要做你的M(3.17)
    第3。17章我爬到吴小涵卧室里时,才发现她已经换好了白色的睡裙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我到她的卫生间里用她的洗脚盆打了一盆热水,用手指试了温度以后,便端着盆膝行过去到吴小涵的面前。

    女神把脚从拖鞋里抽了出来,在放进洗脚盆前的最后一瞬,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的脚看啊?还想舔吗?是不是想趁我洗干净之前再舔一次呀?”

    “啊?没……没有。”我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虽然隔着丝袜舔了她的脚,可这不代表我就有资格直接舔吧。

    “我猜,你在想,我脚上现在还有着些味道,你都还没享用干净,就这么洗掉,实在太可惜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确实有这么想,但真的应该承认吗?

    吴小涵把脚伸到我的嘴边,说:“那用你的嘴来把我的脚舔干净,就充当洗脚咯。你……不会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有些吃惊:“我……我的口水很脏的,只会弄脏你的脚,没法弄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呀,”吴小涵说:“我不嫌弃。我说了,我不会嫌弃你脏的。帮我把脚舔干净的机会,你不想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想……当然想啊。”看着那双完美的小脚,我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把它含在嘴里。

    “那就帮我舔干净吧,乖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的脚尖已经碰到了我的嘴唇。

    这明明是为了满足我的欲望而玷污她的玉足,可她却说成是让我为她舔干净。

    我知道,她这么说,大约是想减轻我心里的负担吧——毕竟,今天她对我一直都体贴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次,她的脚趾没有丝袜的遮拦和掩盖,无比坦诚地呈现在我眼前——那一排白玉做成的脚趾完美得不可思议,每一寸皮肤都是极浅的粉色,颜色均匀得像是人造的一般。

    这么完美的造化,我简直有些不忍心触碰。

    可是,既然她都已经送到我的嘴边,我的身体再不可能再抗拒了。

    我伸出舌头来——舌头刚碰到她的脚上的皮肤一下,我全身上下就就都酥麻了。

    与此刻的触感相比,之前隔着丝袜舔舐的感觉简直不值一提——那丝袜的触感完全就是干涩而粗糙的。

    她脚上的肌肤是那么细嫩,让人感受不到半点摩擦力;舌头仿佛是舔在一层薄薄的软脂上一样,轻松地滑动着;滑动到哪里,哪里的皮肤便顺从地微微凹陷,环抱住我的舌尖。

    似乎,只要我在舌尖上稍用些力气,都会直接把这层软脂戳破。

    我把舌头沿着脚趾的背面轻轻往侧下方滑动,探到她的脚趾缝里,轻轻地缠绵起来,将之前隔着丝袜时没能尽情探索的地方统统搜刮干净——那里面确实还剩着一点咸咸的味道可以供我享用。

    不过,吴小涵似乎还是不太习惯,被舔得有些痒,忍不住抖着笑出来。

    我于是抽开舌头,改作舔她的趾甲——毕竟趾甲上没有触觉,也就不会把她弄痒。

    那未经雕饰的趾甲如晶玉般透亮,用舌头沿着趾甲的边缘扫过一圈,也都感知不到半点毛刺和尖角;那相较于皮肤而显得微微冰凉的触感,似乎又彰显出她的孤高。

    领教过每一个趾甲盖的滑润之后,我终于再也忍不住,把她的整个脚尖都含到了嘴里。

    她没有因为我的粗鲁而显出不悦,只是温柔地看着我,用目光鼓励着我自由地享用。

    我于是用自己的嘴唇微微地前后摩挲着,仿佛自己的嘴巴在被她的小脚抽插一样——同时,我的舌头也贴到她的脚趾弯里,轻轻揉动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真的只想永远地把吴小涵的脚趾含在嘴里,再也不想拿出来——似乎,只要拿出来了,我就会永远失去它们;似乎,我的嘴比起她的鞋袜,更能保护好她这双娇嫩的玉足。

    吴小涵微微抖动着脚,似乎还是觉得很痒——但她也在默默忍耐,并没有打断我的兴致。

    等我终于恋恋不舍地把她的脚抽出来时,她的脚趾上都被我弄得全是口水了,我都有点微微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接下来舔舐她的脚背和脚底时,我就没再敢放肆地表现出粗鲁和猥琐的样子,收起了自己的舌头,只是小心地用舌尖和嘴唇来一点一点地耐心地吻过去。

    最终触及她的脚后跟——虽说脚后跟已经是光滑得没有半点茧皮,但是比起她的脚心和脚背来说,还是终于有了一点点摩擦力。

    仔细地吸嗅,便发现从的脚后跟里似乎还能闻到一些脚汗的气味——我便大胆地将她的脚后跟含到嘴巴里,用舌头反复地摩挲,把所有的味道都蹭了下来,甚至磨得让皮肤上的纹路都没有那么明晰了。

    一只脚过后,便是另一只脚——我用同样的方式享受,从脚尖开始,一路徜徉,慢慢到了脚后跟。

    吴小涵却指了指她的脚踝,说:“这里你还没舔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微微主动调整了一下姿势,跟腱的地方便微微凸出,让肌肤呈现出充满张力的模样,更加显得诱人。

    我先前只敢碰脚踝以下的地方,不敢妄自僭越到靠上一些的位置;不过,现在吴小涵既然说了,我也就轻轻舔起她那纤瘦却又柔若无骨的脚踝来。

    她的脚踝同样柔软地如同棉花糖一样,随着嘴唇的压触而微微凹陷;只有内外踝尖的地方例外——那两处地方,皮肤紧紧包裹着骨骼的曲线,呈现出了最性感的凸起。

    大约是先前在客厅里时没被我糟蹋过的缘故,她脚踝上的体香还很纯粹,美好得让我不愿停下口舌。

    我舔了好一会儿脚踝后,吴小涵却又说:“继续往上呀,沿着小腿往上,小傻瓜。”

    往上?吴小涵那修长纤细的小腿,干净得没有半点灰尘;我要是用口水弄脏了,吴小涵晚上怎么睡觉呢?

    可是,她的眼神是那么坚定,似乎在明确地要求着我。

    我因而也就厚着脸皮,用嘴唇在她的小腿上转动着——我当然是不敢弄得她的腿上都是我的口水的,于是此刻与其说是在舔,不如说是在吻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吴小涵那双完美的脚丫是每一个恋足者的渴望的话,她修长的双腿,便是每一个男生的梦想。

    现在,这纯净到不该允许任何人接触的双腿,却堕落到了人间,送到了我的嘴边。

    我微微分开双唇,用嘴唇紧紧贴着她的皮肤挪移,我的舌头则夹在我自己的双唇之间,轻轻地左右摆动着,摩挲着她的皮肤。

    那皮肤光滑得像是玻璃,却柔软得像是棉花——是我从没有接触过的完美质感。

    我就这么一点一点绕着她的小腿往上,直直舔到了快到膝盖的位置。

    吴小涵不发话,而我也没敢真正碰到她的膝盖,只是小声问:“我……现在可以舔另一只腿了吗?”

    吴小涵略微娇羞地点点头,任由我从脚踝开始,糟践着她另一只小腿。

    当我再一次快舔到膝盖时,吴小涵说:“连着我的膝盖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大约,她一次又一次地放纵,已经让我忘记了自己的底线;我没有犹疑,便充满崇敬地又享用起来。

    吴小涵的膝盖同样雪白,只有两处的摔伤后留下的隐约伤痕,看上去很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她髌骨的地方凸显出完美的曲线,圆滑得几乎是个从一个人工制造的完美球面上截下来的,断然不像是天然的造化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禽兽,我放肆地将那个穹顶含入了嘴里。

    也许是有被肌腱微微拉伸的原因,她膝盖上的皮肤似乎比腿上还要的更加光滑,也要稍微冰凉一些——再一次提醒了我“冰清玉洁”用上多少次都不为过的词语。

    我刚刚放过她的膝盖,正准备把另一侧的膝盖也吻过时候,吴小涵又轻轻开口,用酥酥的声音说:“继续往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涵学姐,再往上……就是大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啊。”她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我终于开始惶恐了:“我……我真的会弄脏你的,小涵学姐,你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乖啦,我说过了,我不会嫌弃你脏的。我喜欢你的嘴碰到我身体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还是乖乖帮你洗脚吧……我……我不能这样的……我只是个M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说话,直接掀起了她的睡裙,露出她雪白的大腿来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——也许是她的腿真的太美,而此刻幸福得太不真切。

    这美景让我的心跳越来越快,下体也愈发坚硬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接近女孩子的腿呀——女神的大腿,本该是我见都没有资格见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吴小涵并没有矜持,主动地把腿送到了我的嘴边:“呐。不想要吗?”

    我呆了两秒没有动。

    而吴小涵更加主动,直接轻轻用手轻轻把我的脑袋向下一按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像是从地面向上,经过了对流层、又经过了平流层,此刻终于到了热层——我果然已经快要无法呼吸了。

    脑海里一次又一次重复着自己的怀疑:这可是女神的大腿呀——就算不是M,只是普通人,也是想都不敢想这种东西的呀。

    我就像是把全世界最珍贵的花瓶捧在了手里,生怕自己弄坏了它。

    终于,我的嘴巴一路向上,已经快碰到了她那白色的小内裤上——我当然不敢真的碰到,于是留了一点点距离便停下。

    那是一条极其朴素的内裤——没有图案,没有蕾丝花边,就是纯纯的白色棉布。

    但我已经留意到,吴小涵的内裤早就湿透了——看来,我刚才的舔舐,让她的性致完全起来了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才会那么不管不顾地允许我放肆吧。

    不过,我的内心倒也有了一点点邪恶的成就感呢。

    吴小涵看到我呆住,竟然轻轻抱住了我的脑袋,把我的脑袋移到了她两腿中间,让我的嘴唇正正对着她最最神圣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地方的汁水已经浸透内裤,甚至在内裤的外面都已经凝成滴了。

    “舔,好吗?”她语气迷离地说道。

    本来也已经几乎高潮的我,此刻却忽然慌张了:“小涵学姐。你别这样好吗?

    我……我真的很脏的……求求你,你这样子,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我自己的。

    这么玷污你,我会骂死我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忘了,我说过,我永远不会嫌弃你的。你要是不嫌我脏的话,就舔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可以的……”我还在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舔,我只能理解为你嫌我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我着急地解释:“我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听我的命令,舔吧。”她柔柔地说。

    在诚惶诚恐的心情下,我的舌头已经颤抖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可是,看着吴小涵期待的眼神,我终于还是轻轻地伸出舌头,碰到她白色的内裤上。

    那属于她下体的琼浆玉液,微咸,微甜,有一点点腥,有一点点麝香的气味,但依然有着独属于吴小涵的那种芬芳。

    所谓的妹汁,竟然比我想象的还要甜美,还要让人神魂颠倒呀。

    可此刻,我感觉自己像是正在偷东西一样,心跳越来越快的同时,已经完全放肆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根本不敢真正舔舐起来——我的舌头和吴小涵的那圣洁的花蕾仅仅只隔着那么薄的一层小内裤——我的口水,恐怕都会浸过那棉层而弄脏她的吧。

    我只好轻轻地用自己的舌尖在她的内裤上徘徊,享受着那味道——甚至都不敢用力压触。

    吴小涵似乎不太满意,直接按住了我的脑袋,压到她的身上,命令道:“用点力呀。”

    我不得已,只好用力把舌头压在内裤上。

    即使隔着内裤,我的舌尖也都能感受得到她私处的形状。

    一开始碰到的那柔嫩的花瓣,想必就是小阴唇吧。

    那肉瓣是那么绵软,舌头微微挑动,就能将它左右摆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感受真是太不真切了。

    我用舌头慢慢挑动着——时而用舌尖挑逗,时而用整个舌头贴上去摩挲。

    纵使隔着内裤,我和她也都越来越兴奋了。

    她的小阴唇似乎充血,越来越丰满起来,甚至都让内裤稍稍鼓起——这圣殿也早已泛滥不止,汁水甚至都把床单弄湿了一滩。

    在我舌头紧紧地推压下,她那白色的小内裤都被挤出了褶皱,紧紧贴合着她身体表面的凹凸。

    她的内裤实在是太薄了——完全不足以保护住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当我的舌头一直向上舔的时候,终于碰到一个稍稍硬起来的小凸起——那大约就是阴蒂吧。

    那富有弹性的触感很是迷人,我忍不住用舌头反复挑拭起来。

    吴小涵的身体大约也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触到过了,我稍微一碰,她就很是敏感地颤抖起来,并微微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这样的呻吟终于激起了我本能的兽欲,让我放弃了自己的理智、放下了自己对她的尊重,更加用力地挑弄起那颗小豆豆。

    她则用越来越大声的呻吟来回报,并夹紧了她的双腿。

    她的腿力倒是确实不小——我的脑袋都被她夹得生疼。

    可是,男性的本能却让我愈发用力地用舌尖隔着薄薄的棉布搅动着那花蕊。

    她的大腿摩擦着我的脸庞,传导着她火热的体温;她的呻吟冲撞着我的耳膜,唤醒着我闹钟沉睡了二十多年的猛兽;还有她那令人迷醉的味道,那充满费洛蒙的气息,足以让任何催情药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在这一切的攻击下,我先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切来得这么突然——我“啊啊”地连叫了两声,就又一次地完全控制不住地射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射精的一瞬燃尽了我的体力,舌头上的舔舐也终于舒缓下来。

    吴小涵没有让我继续,而是半坐起来,温柔地说道:“你又射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我低下了头,甚至不敢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男性对于自己的早泄本就会感到难堪吧,何况,在她的面前射精,本来就是不应该的事情。

    吴小涵只是说道:“带着贞操锁,一天还能射四次,而且每次都是碰都没碰你一下你就射了。你真的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只觉得沮丧和耻辱:“我……我知道我没用……我……”